都市言情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第824章 非赤:談判還是得讓我來推薦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七点钟前后,柯南从后视镜看到玄田先生在街口走过,”服部平次看了看柯南,“之后诸角先生回家,没多久又跟那个风水师一起出门,之前我们在车里听到了他们在家门口的聊天,他们是大学同学,打算一起出门喝酒。”
“诸角太太说她要留在家里睡觉,没有跟他们一起去。”柯南继续童音卖萌。
“之后我女儿打电话让我们回去吃饭,我们见没什么可疑的人,就打算先回去,”毛利小五郎道,“不过在路上遇到了消防车,看到这里有火光,有了不祥的预感,赶了回来,就发现这里已经起火了。”
弓长已经拿出记事本,把几个关键时间点和人物记下,确认道,“也就是说,今天下午曾经到过这里的,除了你们四个人之外,依次是玄田、那个风水师、占卜师,两个小时之后,看到应该离开的玄田出现在街口,诸角先生也回来了,很快跟风水师一起离开,死者留在家,是这样没错吧?”
“没错!”毛利小五郎点头。
弓长看向玄田隆德,“你七点左右在附近做什么?”
“这里四丁目,我不太放心,所以跟池先生他们离开后,就没有直接回去,神不守舍地在附近转了一圈……”玄田隆德伸出双手,眼泪汪汪地看着弓长,“弓长警官,你逮捕我吧,我……我可能就是那个纵火犯!”
“可能?”弓长头更疼了,尽量维持沉肃,追问事情经过。
玄田隆德在跟池非迟告别后,想到这里是四丁目,符合纵火犯‘一丁目、二丁目、三丁目’的纵火顺序,觉得不放心,就在这一带转了一圈,大概七点左右,想回去吃饭,也就是柯南从后视镜里看到他路过的时候。
在等公交车的时候,玄田隆德见人多,想推销一下自己店里的产品,拿出赠品钥匙圈后,打开一看,发现里面又变成了关羽赤兔马钥匙圈。
早在第一次纵火案现场发现的那匹赤马,其实就是他的钥匙圈,那家主人是他店里的常客。
他看到报道后,发现警方把赤马误认为是纵火犯留下的,本来是想去找警方解释的,但他惊恐地发现……他在梦游。
他小时候有梦游症,从那天开始,他的梦游症好像又发作了。
每次一觉醒来,屋里出现他的脚印,他的衣服、鞋子也像在外面转悠过的样子。
他去求助了心理医生。
然后,二丁目纵火案现场,又出现那个关羽像被烧掉、只剩赤马的玩具,他就觉得那是梦游的自己去纵火。
他把店里的关羽赤兔马钥匙圈换成了招财猫钥匙圈,想着这样他应该就不会用钥匙圈来选定纵火目标了,结果他有一天打开盒子,才发现放在盒子的钥匙圈又变成了关羽赤兔马钥匙圈,而这一段时间他店里、家里也会有自己记不得什么时候留下的脚印,送出去钥匙圈也总是莫名其妙就变成了关羽赤兔马,然后就发生了第三起纵火案。
今天是第四起,他没想到居然死人了。
“我今天到公交车站台的时候,发现盒子里的钥匙圈又不知什么时候被我换成了关羽赤兔马,就急着回到这里,想从池先生那里把钥匙圈回收,”玄田隆德沮丧神色突然变得惶恐,目光紧张地盯着弓长,“他住的是五丁目的高档公寓,虽然那种地方很难纵火,但要是梦游的我混进去、成功纵火,那种公寓大楼火势一旦烧起来,恐怕会有高层的住户逃不出去!”
“你想多了,”池非迟道,“我们一栋楼57层只住了21户人家,高层的房屋大多是空着的。”
不是杠,他是为了告诉玄田隆德:你想的事根本不存在。
“你们公寓出售率这么低啊?”服部平次有些意外,“东京市区里的公寓不是很畅销吗?”
“有人买了不住,或者不怎么过去。”池非迟道。
服部平次:“……”
讨厌的有钱人们。
“那还真是浪费啊……”毛利小五郎感慨着,感觉到弓长的凝视,汗了汗。
弓长沉着脸,盯毛利小五郎。
要不要再谈一会儿东京住房空置情况,或者房产折射出的经济和民生?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討論-第824章 非赤:談判還是得讓我來展示
别忘了,这还在办案呢!
呃,不过毛利已经不是他纵火搜查组的部下了……
弓长无语收回视线,看向玄田隆德,“那就请你跟我们回署里再细说吧。”
“好、好的……”玄田隆德又缩了头,低头看地面,像个鹌鹑。
弓长看向池非迟,“池先生,那个钥匙圈我要带回署里,跟之前火灾现场留下的赤马做对比,应该可以吧?”
“可以,”池非迟点头,“不过鉴定完了要还给我。”
玄田隆德点头,“啊,对,我已经答应池先生了,那就是他的。”
这小子凑什么热闹嘛!
弓长瞥了玄田隆德一眼,正色对池非迟道,“池先生,目前玄田作案的证据并不明确,如果我们后期在他家里找到纵火使用的工具或者别的物证,在调查结束后,我们是可以把这个钥匙圈还给你,不过如果没有找到明确证据能证明玄田犯案,那么这个钥匙圈有可能作为玄田犯案的间接证据,跟其他物证一起保存,所以我也不能答应你一定把钥匙圈归还。”
“一个钥匙圈而已,你……”毛利小五郎刚想劝说,看到非赤已经钻出袖子、缠在池非迟手腕上、用头护住池非迟手里的钥匙圈,顿时明白了,“原来是非赤想要啊。”
非赤直勾勾盯着弓长,吐了下蛇信子,“主人,我觉得应该让我去谈谈。”
弓长感觉这条蛇是在威胁他,黑着脸道,“钥匙圈的事,确实……”
非赤‘嗖’一下蹿了出去,“我……”
池非迟快速伸手抓住非赤的尾巴,不过……
已经晚了。
“咬!”非赤一口咬在弓长的胳膊上,牙齿刺破衣服、扎进皮肤。
弓长感觉到疼痛,低头,看着咬住自己胳膊的非赤:“……”
毛利小五郎:“……”
他刚想帮忙沟通协调一下的……
玄田隆德后退了两步,躲在服部平次身后。
害怕。
服部平次:“……”
非赤咬了一下就松口,身子缠住池非迟抓住它尾巴的手,慢慢缩回去。
人氣都市异能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討論-第824章 非赤:談判還是得讓我來推薦
弓长抬眼,木然脸看着拿出一个针筒的池非迟。
“您别动。”池非迟面不改色地上前,拉起弓长的手,给弓长手臂上来了一针,“不是致命毒素,不过会浑身麻痹,打过血清就没事了。”
嗯,这个大叔挺稳的,比被咬之后蹦来蹦去的柯南和毛利小五郎不一样,有点快斗后期‘它咬任它咬,我自巍然不动’的风范。
不用按着扎针,挺省心的。
弓长的镇定在针打完之后消失一空,低下头,对着缠在池非迟手腕上的非赤吼道,“你这是袭警!当然,不管你怎么咬,我还是那句话,不……”
非赤再一次蹿出,咬住了弓长的胳膊,“我咬!”
池非迟低着头,把注射针筒用布袋包好,抬头平静脸问弓长,“非赤的毒液不多,一般来说,刚才注射的抗蛇毒血清足够了,不过您要是不放心,可以要求再打一针。”
“真是谢谢啊,”弓长眉心突突直跳,看着缩回去的非赤,“我还是那句……”
“我咬!”非赤蹿出,咬上弓长的大腿,咬了一口就蹿到地上,绕到弓长身后,远离彻底黑了脸的某个火警大叔。
弓长暴躁转身找非赤,“钥匙圈可能是物证!”
非赤绕后,“我咬!”
“好啊,这条蛇还真是……”
“我咬!”
“池先生,麻烦你约束好自己养的蛇,我……”
“我咬!”
弓长:“……”
%#&@=#……!
非赤在地上嗖嗖爬行,避开弓长的目光,只听着弓长的话不对就一口上去。
弓长在原地暴躁转圈找非赤,手在口袋里找有没有工具可以协助自己。
“过份!太过份……”
“我咬!”
“毛利!让你徒弟……”
“我咬!”
毛利小五郎原本已经远离了混战现场,听到弓长气急败坏地呼唤自己,转头看池非迟,“非迟……”
池非迟看了毛利小五郎一眼,看向跟非赤斗气的弓长,平静脸道,“我也喜欢那个钥匙圈,人红,马也红。”
毛利小五郎:“……”
这就是不打算管了?这小子是咬定弓长警官不会弄死非赤?
玄田隆德缩在服部平次身后,从服部平次胳膊后探头,看着被挨了好几口的弓长警官,目光复杂,既佩服又恐惧。
还好,他之前没有拒绝,不然他可没有弓长警官那么不怕疼……
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笔趣-第824章 非赤:談判還是得讓我來看書
“我咬!”非赤再度咬了一口,松口,闪蛇。
“我还!”弓长喊完,缓了口气,本来吧,钥匙圈不一定作为物证,还一下也没什么,他就是不想被一条蛇威胁而已,不过扛不住了,他疼,而且跟一条蛇玩你追我咬,他也够累的,“我还,等对比结束就还你,可以了吧?”
非赤转身爬向池非迟,“主人,搞定,看吧,谈判还得让我来!”
池非迟蹲下身拎起非赤。
嗯,不错,很奇特的谈判方式。
非赤这都没被打死,还真是靠实力和灵活度来张嘴的。
弓长站起身,刚想拉起袖子看看被咬的胳膊,发现自己的部下呆呆站在警车前看着他,僵了0.25秒,站直身,严肃道,“好了,我先带玄田回署里去,剩下的人继续勘察现场!”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